1. 读《大学》有感
      作者:何少虎  时间:2019-06-10  点击量:   
    【字体:

    人是社会动物,没有人是可以单独生存,完全不与其他人接触的,如果有,那就是野人,而野人多了,聚集起来又必然会重归其社会性。

   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?在满足了基本的生存需求,保证了自身存在后,人需求的便是自我价值的实现。自我价值的实现一种是满足自身欲望,追求感官的极致,放纵自己的行为,拔一毛利天下为不为看心情,生时只知纵情享乐,哪怕只得一时,死后哪管洪水滔天,他人苦乐如何;另一种则是将自我价值体现在他人的需求中,以自身对他人造成的价值影响来体现自身价值。就人类的社会特性而言,绝不可只注重个人而忽视甚至于无视整体的存在,前一种必然是错误的,而后一种才是正确的。假设人是一个细胞,那么家便是器官,众多器官组合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个体。

    家,是一个人社会性体现的直观缩影,拥有一个怎样的家庭是判断一个人一生是否圆满的重要标准。当家汇聚成国,家风便是国风。中华传统文化治家以孝悌为主,辅以家规明文规范,讲究的是父慈子孝,兄友弟恭。治国以忠明君为主,忠君对应孝亲,于亲不孝,禽兽不如,又何谈忠义?《论语》云:弟子入则孝,出则悌,谨而信,泛爱众,而亲人。《大学》有云: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。家齐而后国治。人为国之本,家为国之基,儒家思想以自身为点,辐射周边,重在推己及人,从而达到天下大同的目的,而家在这一过程的作用尤为重要,类似一个连接点的存在。史载以来历代明君莫不以身作则,以期上行下效,带动整体社会风气,如舜年幼丧母,盲父续弦娶妻,后母性情悍戾,在弟弟象出生后,更是苛待于舜,舜的名声不断在周边传扬,却多次无缘无故被逐出家门,舜忍耐如故。尧听闻舜的事迹,又听说他年已三十父母还不曾为他娶妻,便将女儿嫁给他,弟象心生不轨,多次欲杀舜,舜逃生后仍旧不计前嫌。直至尧年老后,传位于舜,舜居帝位以身垂范,留下了千古明君的好名声。

    封建时期,儒家思想被剥削阶级拿来当作统治工具使用,多有故意歪曲谬解,如“民可使由之  不可使知之”便成了愚民政策的依据,但观儒家经典及孔子生平故事,却多是以教化为主,开启民智为要,走的是我好、你好、大家好的路子。《论语.尧曰》:"不教而杀谓之虐。"由此可知“民可”句,应当为“民可,使由之;不可,使知之。”《易经·乾卦·用九》:“见群龙无首,吉。”群龙无首为何是吉象?因为人人如龙自强不息,无有高低贵贱之分,而这可不就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么。

    现如今是社会主义社会,劳动人民当家做主,不存在特权阶级,祛除儒家思想中历史局限性的一些观点,儒家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有着相当积极的作用。古时有总结儒家思想,称为八端:“孝、悌、忠、信、礼、义、廉、耻”,以此作为衡量一个人道德品行的标准,后世常见骂人词“王八蛋”便是“忘八端”的谐音。八端排序“孝悌”在“忠”之前,可见古人知晓家的重要性,对家的重视,国是家的延伸,忠是孝的延伸,只是忠的不再是某个具体的君王,而是国家这一概念。无有家,何来有国?无有国,何以保家?家不存,人何处之?相较今人,古人少了数千年历史积累,家国之事古人犹知之,今人当谨持。

 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